|隶书的蕴藏期|篆书

详情

隶书的蕴藏期

2015-12-24

   传统意义上的经典基本是由“二王”为正统的、以传统文化为内支撑的“唯美主义”经典体系,具有典型的文人化特色。诚然,魏晋以后的书法家基本都是社会精英和文化精英,他们有着独特的社会价值追求和文化追求,表现在书法上,无论是王羲之的悠闲疏淡,还是颜真卿的庄重淳朴,都体现出一种文人化倾向。他们所创造的经典书法文本历来被视为经典传统,由此构成了以“二王”及其以后的颜、柳、苏、米等为代表的中国书法的经典谱系。从经典传统的创造和延续中,书法艺术始终抒发着书法家的精神实感、悬置着书法家的价值理念、折射着书法家的终极追求、体现着书法家的人文关怀。书法成为书法家担当文化使命和进行文化构建的独特艺术载体。可以说,这是书法文化经典的核心部分。

   但是,自晋唐以来的经典书法之所以在明清以前没有实质性突破甚至走向僵化,原因就是以儒释道为内核支撑的、以“二王”为正统的经典意识造成的。那就是以经典为美和以民间为丑;以经典为正统,以民间为非正统;以经典为高雅,以民间为粗俗。这里面固然有其深层次的文化渊源和民族哲学渊源。加之当时的书法家基本上都是文人和上层官僚,固守着经典和文人传统,追求书写的经典性和人文性,对汉字的书写负载了太多的文化色彩。苏东坡有一个重要的论书语,是对文人书法审美评判标准的经典阐述:“古人论书,兼论其人生平。苟非其人,虽工不贵”。可见,当时书法艺术的审美价值是和创作主体的身份价值紧密相连的。在等级森严的时代,民间书法是不可能获得文人关注的。于是,文人成了书法艺术的专擅。这就造成了文人(经典)书法与民间现实生活和民间书法相隔膜,陷入继承经典到创造经典往复循环的宿命怪圈。

   经典成就经典是以否定或蔑视民间书法的朴素率真为代价的。它意味着书法艺术缺乏民间现实生活的置入,因而走向忽视民间追求完美的宿命结局也就成为必然。另外,楷书和草书在晋唐已经高度成熟,书法家就是在高度规范的楷书和高度抒情的草书两极中实现实用流通和抒情达意的。而楷书和草书都对书写技巧有着极高的要求,这一特性决定着楷书和草书只有文人和上层官僚经过专门的训练来完成。事实上,行书虽然也是一种书写便利和释读便利最佳结合的一种字体,但是这里的便于书写仅仅局限于文人书法家的便于书写,是文人书法家经过楷书的书写训练后的自然流露。说到底,行书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文人的、经典的书法文本,和民间没有必然的联系。需要说明的是,这一时期也有隶书的规范化(八分书)书写文本存在。但从历史遗留资料来看,这些隶书整体有着过于规范和僵化的特征,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经典成就经典的局限性,以及对书法发展造成的制肘所在。

   隶书作为民间书法,在这一时期几乎没有获得过关注,也没有进入正统的书法史料。这势必造成民间书法资源的巨大浪费,这是相当可惜的。否定民间,就是否定历史。历史可以改变,政治可以更替,而民间则是永恒的。只有存在于民间的艺术形态才能不随时代变迁而改变,才是产生艺术的土壤。因此,把这一时期称为隶书发展的蕴藏期。蕴藏不是消失。或许将来,这一时期的民间隶书有可能因区别于生成期的民间隶书而被发掘和重视,从而成为书法创新的取法借鉴资源呢。